碑碣拓本

典藏號:1409

拓本名稱:兵部寺郎

別名:嚴禁自盡圖賴碑記

年號:清代

區域(縣市):台中市

區域(鄉鎮市區):東勢區

原碑尺寸(寬):0.00

原碑尺寸(高):0.00

原碑尺寸(厚):0.00

拓本尺寸(寬):0


碑文:
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、巡撫福建等處地方提督軍務兼理糧餉丁,為嚴禁自盡圖賴以重民命事。
照得自盡人命,律無抵法;而小民愚蠢,動輒輕生。其親屬聽人挑唆,無不砌詞混控,牽涉多人,意在求財,兼圖洩忿。本部院蒞閩以來,查核各屬命案,此等居多。而地方官不詳加勘審,任憑尸親羅織多人,輒即差拘到案。鄉曲小康之戶,一經蔓引枝牽,若不蕩產傾家,則必致瘦斃囹圄而後已。公祖耶?父臺耶?祖父之待子孫,固如是耶?除嚴飭各府、廳、州、縣,如此後有將自盡命案濫行差拘良民,以致無辜受累者立即分別嚴參外,合行剴切曉諭。
為此,示諭所屬軍、民人等知悉:爾等須知人命至重,既死不可復生;公論難誣,千虛難逃一實。況父子、夫婦、兄弟,皆人道之大經,乃死而因以為利,是雖靦然人面,實則禽獸不如!本部院現經嚴加通飭:凡自盡命案均限一月審結,倘有聳令自盡、誣告圖賴等情,即嚴究主使棍徒,一併從重治罪。
則爾等縱或自拼一死,總不能貽害他人;其親屬雖欲逞刁,一經審出實情,不過自取罪戾,亦無人肯與賄和。是不但死者枉送性命,不值一錢;即生者因此又犯刑章,更屬無益有損。本欲害人,適以自害,徒為讎人所快,復何利之可圖?何忿之能洩哉?試為反覆籌思:與其枉死無償、聽他人之入室,曷若餘生自愛,冀飽煖於將來?且本部院業經嚴禁書差需索,爾等如有身受重冤,儘可瀝情控訴,並不須花費分毫,又何必自投絕路,至以性命博錙銖哉?嗣後務各自愛其身,毋得逞忿輕生,希圖詐害!該親屬亦不得聽唆誣告,枉費譸張!
茲將律例、罪名逐條開列於後:
一、子孫將祖父母、父母屍身圖賴人者,杖一百、徒三年。期親尊長,杖八十、徒二年;妻將夫屍圖賴人者,罪同。功緦,遞減一等。告官者以誣告反坐,杖一百、流三千里,加徒役三年。因而詐取財物者,計□准竊盜論;搶去財物者,准搶奪論。
一、詞狀止許實告實證,若陸續投詞,牽連婦女及原狀內無名之人,一概不准,仍從重治罪。
一、赴各衙門告言人罪,一經批准,即令原告投審;若無故兩月不到案,即將被告、證佐,俱行釋放;所告之事不得審理,專拏原告,治以誣告之罪。
一、控告人命,如有誣告情弊,照律治罪,不得聽其攔息。或有誤聽人言、請急妄告,於未經驗屍之先,盡吐實情、自願認罪、遞詞求息者,果無賄和等情,照不應重律、杖八十;如有主唆,仍將教唆之人照律治罪。
以上皆係律例明文,何等嚴切。本部院當經飭屬,將此示泐石城門。爾等安分良民,如有實被自盡命案牽連者,准即摹搨石示,赴地方官呈訴,以免施累。各宜凜遵,切切!特示。
遵右諭、通知。
光緒貳年柒月二十日給,告示。


釋文:
本件碑記係清光緒2年(1876)福建巡撫丁日昌給立告示,嚴禁聳令自盡、誣告圖賴﹔文末開列律例明文,以杜惡習、安良民,並有「准即摹搨石示,赴地方官呈訴,以免拖累」的申冤規定,允為特色。
惜本碑第二石殘失,未見後半文字。然而,碑文曾收錄於盧德嘉「鳳山縣采訪冊」、屠繼善「恆春縣志」﹔並存兩件實物,一在臺南市大南門碑林,一在恆春鎮南門城,可供校補碑文。